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一只文章

1.后续不定,就算有,也应该会花几个月几年的时间,请当做没有后续。
2.也就这种程度
3.如果你喜欢,我会很高兴。

妖娆。
这是Even在酒吧第一次看见Isak所留下的印象,

他每一次上抬的双手,会使那隐藏在白衬衫的腰部诱惑着你上前抚摸,
每一次腰部的扭动,会让那被包围在牛仔裤下的臀部勾引你上前深入,
每一次向前的顶胯,加上微微张开嘴中透露的一点艳红舌头,以及不时瞟过带着魅色的眼神,会令你想犯罪的欲望加到最深,恨不得上前将那人狠狠压在身下狂艹,让他哭爹喊娘心中只有自己一个。

昏暗的舞台灯照在每个人的身上,但Even觉得只有Isak所处的位置最为明亮,仿佛他是一轮明月,所有人都只不过是他的陪衬,只为...

这是一篇有长度的短文

1.去年的坑,还是前年的?到现在才打算发出来
2.有点烂尾,应该没有后续了
3.如果喜欢,我很高兴
4.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

这一天,小伙伴们唱k唱欢又点了一大堆酒,意外的,纯黑先醉了。

醉了的纯黑并没有撒酒疯,反倒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捧着酒杯一口一口下肚,喝完又直直盯着酒杯,一动不动。

林子上台点了首凹凸曼的歌,拿着麦克风欢了起来,唱着唱着他就感受到一股阴冷的视线,抬头一看,纯黑在盯着他。

纯黑的眼里平静地如有一滩死水在内,目光是冰冷的,仿佛在看死人一般,毫无温度。当场就把林子吓软掉了,颤着音唱完了剩下的部分,结果评分还意外地挺高。

“淫,淫秒,蠢,蠢黑好可怕的说!!”...

文2

"Isak。"

Isak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锁上柜门,发现Sana正朝他走来。

"Hei,Sana。"

"你昨天的资料查了吗?"

"查好了,都存进去了。"Isak指了指包里的电脑。

距离他和Even在一起后已经过了快半年了,他光荣地从二年级升上三年级,和这位穆斯林同学恰好又分在一个班,继续第二年的同桌。而Even也光荣地成为了毕业生的一员。

Even毕业的时候俩人也没多大伤感,他们依旧住在一起,唯一值得可惜的是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

美名其曰为了不留遗憾,Even当时近乎发病状态带着Isak跑到某间...

弱弱地发一篇短文

有喜欢我会很高兴,谢谢。

"Even?"

慢慢转过身来的Isak朝着搂自己的腰的男人的嘴上啵了一口。额头抵着对方的,微微抬起眼皮看向那双如星辰般深邃的蓝眼睛,在对方说话前先提问了一句,

"感冒好了?"

"没,不过Isak,虽然我不讨厌你的占有欲但你还要把我锁在床上多久?要知道时间如金钱,我感觉我大把的克朗都被扔进垃圾桶了。"

"这跟我的占有欲没有一欧尔关系,亲爱的。再说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不该和我玩泳池play,还逞强在泳池里游一圈的。"

"哦,得了吧。"

Even逃避似地将自...

左边又死了三个队友

这机关是不是卡住了(纯黑)(卷毛)

神同步!!

在少爷无奈地说你们吵吧,我已经习惯了的时候,卷毛说不找了【之前一直拼命找他】唉

(无意义的脑洞)小黑和小白

1.无意义的脑洞

2.有bug


   


     小黑拿着土地方块,抱着腿坐在草地一旁。

     突然小白来了,他举起弓,朝着小黑的心脏射了一箭,于是小黑就化作灰点,消失了,只留下土地方块。

     小白捡起土地方块,丢掉了手中的弓箭,学着刚才的小黑,也拿着土地方块,抱着腿坐下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小白还是原来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灰尘散落在他的身上,他也不在意,只不过他再也没睁开眼过,慢慢的小...

很久以前的脑洞。[弹丸轮舞]

1.很久很久以前的脑洞,写了一半,然后现在翻出来是因为我很喜欢,所以就补完了。不过说内容其实也没有什么内容,只是自己yy出来的结果。

2.关于日向君。

3.纯对话。


[这真是一个粪作.]

[怎么了?七海?]

[啊,日向君.哈,刚刚打通一个游戏,真的,玩完我就后悔了.]

[嗯?这世上竟然还有你不喜欢的游戏?讲了什么?]

[唔,等一下啊,我来解释给你听.]

[将将~]

【这家伙哪里掏出来的画板……】

[那么,现在为了笨笨的日向君更好了解这故事的内容,就由旁白的我,来为日向君介绍吧~]

[首先,有这么一个普通人,他会帮助老奶奶过马路,会帮助有困难的人,遇到流浪的小猫...

1 / 2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