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文野 福泽x乱步】闲

「啊,好闲啊」

乱步坐在桌子上摇晃着双腿,眯着着眼睛大声向在场的所有人抱怨

「乱步桑,要吃糖吗?」

贤治抱着箱子从口袋掏出一个糖果,乱步接过没有马上吃,放在一边不满地撅了撅嘴。

「乱步桑,这里有个数独您要不要拿去打发一下时间?」国木田拿着一张报纸给乱步,乱步接过稍微瞄了一眼刷刷刷地就做完还给国木田。
国木田消沉地离开了。(他还觉得这有挺有难度的)

「好闲~」

乱步挥舞着手臂继续不满道,侦探社的其他人已经见惯不见怪了,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

乱步看没人理自己,继续撒性子摇晃着踢桌子。

「闲,好闲啊!」

「觉得很闲吗?」

社长!全员都为福泽突然的到来吓了一跳,先是给乱步一个自求多福...

【卷黑】傻子 4(完)

傻子:1  2  3


4


—公交车上—


“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拟公交车)


纯黑坐在公交车上往窗外望去,现在不是上班高峰期,车上人不多,座位都没有占满。


“你今天没有上班?”纯黑问了句。


“出差回来,公司放我几天假。”


“哦。”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k家和卷毛家真的不近,坐公交还要十几个站,起码有半小时左右的车程,早上卷毛还是打的才来那么快的。


纯黑靠着车窗闭眼,卷毛上下盯了纯黑一会,才发现有什么地方奇怪。


“你,换衣服了?k的?”


“啊,嗯。”纯黑也才反应过来,啊遭了,衣服忘记带回来...

【卷黑】傻子 3

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

3

 

“唧唧喳喳,唧唧喳喳”

 

即使是市区里鸟也不少,k站在厨房里泡了杯牛奶,伸了个懒腰。他拿着牛奶走到客厅,发现原本躺在沙发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坐起来了。

 

“醒啦。”

 

“嗯。”

 

简单地打过招呼后纯黑到k房间借厕所。

 

“牙刷和毛巾都是新的,你用完最好带走。”

 

“哦。”

 

“你怎这么早起床,我以为你这样的夜猫子都中午起床。”

 

“认床。”

 

“哦。”

 

“……”

 

“...

【卷黑】傻子 2

用word复制过来,没想到间距这么大。


2


“所以,你和卷毛吵架了,然后跑我这洗澡?”


k端着咖啡靠在门槛边,深深嗅了一下咖啡的浓香,喝了一口。


“啊。大概吧,电吹风在哪?”


穿着k的有点大的衣服和新内裤,纯黑一点也不介意地坐在沙发上擦头发,顺便吃了口桌上的糕点。


“…我给你拿。”


k放下咖啡捏了捏两眼之间,看纯黑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他只敢暗叹倒了大霉。


土匪进村啦…


“呼—呼—”(电吹风声)


纯黑坐在沙发上吹头发,k坐在单人沙发...

【狛日】很久以前的文

【狛枝凪斗视角】

【爱岛模式】


很突然的,右耳听不见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只有左耳能听见,右耳则是一片嗡嗡嗡的耳鸣声。

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不过已经连着好几天了。和别人说话时必须站在右侧, 否则


几乎无法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能装傻似点点头应付。

这件事我谁都没提起,包括日向君。

不想让他担心是一回事,但另一边我觉得这是【幸运】在发挥作用,

所以,我在等待着。

==================

和平常一样,我和日向君一起去采集。

“'贝壳不多了,所以日向你就和狛枝一起去吧,反正你们俩对哪里很熟不是吗。'左右田那家伙


一副盛气凌人的样...

【卷黑】傻子 1

1.与真人无关
2.你喜欢就好
3.夫夫的日常

“啪嗒啪嗒啪嗒”
纯黑叼着棒棒糖坐在电脑桌前,十指飞快地在打字。

“嘎吱”(门开的声音)

“呼~”纯黑吐出棒棒糖的棍子,嘴里咬着剩下的糖,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屏幕上的蓝条在慢慢登上顶格。

一双手伸向了纯黑,大拇指分别按在太阳穴上慢慢地按摩着。

感受到上方被阴影所覆盖住,额头也有明显的触感抚上,纯黑悄悄僵住又马上恢复原状 ,没有做声,享受着按摩带给自己的放松。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比波”

提示音突兀地响起,纯黑随手拿起桌上的手机,划了划,几个短信跳出,显示有人转账过来,而内容上的金额也和约定的一样。

手机随便扔在桌上,纯...

【evak】一只文章

1.后续不定,就算有,也应该会花几个月几年的时间,请当做没有后续。
2.也就这种程度
3.如果你喜欢,我会很高兴。

妖娆。
这是Even在酒吧第一次看见Isak所留下的印象,

他每一次上抬的双手,会使那隐藏在白衬衫的腰部诱惑着你上前抚摸,
每一次腰部的扭动,会让那被包围在牛仔裤下的臀部勾引你上前深入,
每一次向前的顶胯,加上微微张开嘴中透露的一点艳红舌头,以及不时瞟过带着魅色的眼神,会令你想犯罪的欲望加到最深,恨不得上前将那人狠狠压在身下狂艹,让他哭爹喊娘心中只有自己一个。

昏暗的舞台灯照在每个人的身上,但Even觉得只有Isak所处的位置最为明亮,仿佛他是一轮明月,所有人都只不过是他的陪衬,只为...

【卷黑】这是一篇有长度的短文

1.去年的坑,还是前年的?到现在才打算发出来
2.有点烂尾,应该没有后续了
3.如果喜欢,我很高兴
4.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

这一天,小伙伴们唱k唱欢又点了一大堆酒,意外的,纯黑先醉了。

醉了的纯黑并没有撒酒疯,反倒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捧着酒杯一口一口下肚,喝完又直直盯着酒杯,一动不动。

林子上台点了首凹凸曼的歌,拿着麦克风欢了起来,唱着唱着他就感受到一股阴冷的视线,抬头一看,纯黑在盯着他。

纯黑的眼里平静地如有一滩死水在内,目光是冰冷的,仿佛在看死人一般,毫无温度。当场就把林子吓软掉了,颤着音唱完了剩下的部分,结果评分还意外地挺高。

“淫,淫秒,蠢,蠢黑好可怕的说!!”...

1 / 3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