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卷黑】傻子 1

1.与真人无关
2.你喜欢就好
3.夫夫的日常

“啪嗒啪嗒啪嗒”
纯黑叼着棒棒糖坐在电脑桌前,十指飞快地在打字。

“嘎吱”(门开的声音)

“呼~”纯黑吐出棒棒糖的棍子,嘴里咬着剩下的糖,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屏幕上的蓝条在慢慢登上顶格。

一双手伸向了纯黑,大拇指分别按在太阳穴上慢慢地按摩着。

感受到上方被阴影所覆盖住,额头也有明显的触感抚上,纯黑悄悄僵住又马上恢复原状 ,没有做声,享受着按摩带给自己的放松。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比波”

提示音突兀地响起,纯黑随手拿起桌上的手机,划了划,几个短信跳出,显示有人转账过来,而内容上的金额也和约定的一样。

手机随便扔在桌上,纯黑彻底地瘫在椅子上,拖拉着声音叫到

“卷——毛——过来帮我按按手——好酸啊——”

坐在床上的卷毛二话不说把纯黑的椅子转了个圈,抓住了他的右手开始捏。

大拇指指腹按压着掌根,伸入掌心,然后压到了大拇指的指根。

“对对,就是这里。多按几下。”

卷毛听话的多捏了几下,继续再捏捏五根手指。

“你这次到底是干了什么弄得这么累啊?”

“啊?嗯,也没什么,就是看到有几个价钱还挺不错的,都接了,嘶,轻点。”

纯黑睁眼瞪了卷毛一下,继续闭目养神。

“然后,我本来看时间嘛,觉得都赶得上不是,结果有一个委托人说要提前时间,结果给我提前了整整一个月,而且还是工程量最大的那一家,嘛,虽然他也相应地给我加了不少钱。”

揉揉手腕。

“然后你就成这副模样了。”

开始捏左手。

“也不是,那几个工程其实加起来也不大,后面又接了个稍微大那么一丢丢的。”

“嗯?”

“嘛稍微大一点的还挺有意思的,给一个游戏弄个挂,那游戏我还没玩过,进去玩了几把觉得还不错,稍微有些难度,也难怪那个祖国花朵会想找我了。反正钱也挺多的。”

结果还是自作自受啊。卷毛心里腹诽着。

揉揉手腕。

“大概诸如此类因素就变成这样了。”

看着纯黑眼底泛着的青色,卷毛有些心疼,忍不住把心头藏着的话讲了出来。

“纯黑啊。”

“你这么努力赚钱干嘛,家里的钱又不是不够用,就算是你把你想买的那些电脑配件啊游戏啊都买了,钱也还剩很多,而且我也不是养不起你,这么拼干嘛。”

一边对纯黑语重心长地进行教育,卷毛也不忘记继续按摩,现在他的手和纯黑的手正在十指交叉,卷毛引领着前后按压中。

“蛤,我一个大男人干嘛要你养。而且有钱不赚是傻子,我现在年轻力壮的当然要为老后生活着想啊。这叫长远规划懂不懂。”

“我懂,但是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你别管,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我知道你想干嘛,让我什么都不做每天在家乖乖等你回来是不是,我知道你肖想人妻已经很久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卷毛有些激动,他猛地站起身,因为两人双手交叉的缘故卷毛直接把纯黑的双手按在电脑桌上,自己则压迫似地靠近纯黑。

啊,这姿势有点难受,我的腰…额吞口水也不舒服,不对这混蛋想要干什么,干嘛离我这么近,就算要亲也不要这种姿势吧,难道要打我,不会吧不就骂了句傻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还是因为人妻戳中了他g点?恼羞成怒?纯黑仰着头看着卷毛,并且内心闪过一万条弹幕。

“我想说的是你没必要这么努力赚钱,家里有钱,我也可以养你。你看你把自己搞成这种样子,天天对着电脑肯定都对出病来了,什么时候我再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好了。还有堆着的垃圾也不好好收拾,而且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是不是都有味儿了,头发也乱糟糟的…”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放开我。”纯黑的眼神冷了下来,挣扎着挣脱了卷毛的“禁锢”。

“纯黑!”

“卷毛,我纯黑是个男人,不是女人,不需要你养。”

这个不是重点啊!!!卷毛在心中咆哮。

“你管的太多了。”

留下这句话,纯黑拿起手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刚才的温馨不复,房间只剩下卷毛一人,他呆呆地坐在床上,脸上一片阴郁。

是我管太多了吗?

————————
电梯里的纯黑嗅了嗅自己,(=_=)有味道吗?

谁家能洗澡来着。
————————



有续集哟,要看吗?

可惜没人看

评论(3)
热度(7)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