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狛日】很久以前的文

【狛枝凪斗视角】

【爱岛模式】



很突然的,右耳听不见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只有左耳能听见,右耳则是一片嗡嗡嗡的耳鸣声。

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不过已经连着好几天了。和别人说话时必须站在右侧, 否则


几乎无法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能装傻似点点头应付。

这件事我谁都没提起,包括日向君。

不想让他担心是一回事,但另一边我觉得这是【幸运】在发挥作用,

所以,我在等待着。

==================

和平常一样,我和日向君一起去采集。

“'贝壳不多了,所以日向你就和狛枝一起去吧,反正你们俩对哪里很熟不是吗。'左右田那家伙


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自己却屁颠屁颠的和索尼娅一起去牧场了。真是的,我也不是喜欢才一直


来海边的。还不是左右田他一直做一些有的没的送给索尼娅,不然贝壳才不会这么快就用完的,


上一次我们还挖了整整两桶那家伙就这么快用完了,下一次一定得叫他自己来挖才行,每次都是


我们跑腿,天气还这么炎热,狛枝你都要晒黑了……"

我站在日向君右边,一边用手压了压头上戴着的草帽,一边仔细地听着他的牢骚。

“啊哈哈,抱歉呢日向君。每次都和我这种渣滓一起来你也是腻烦了吧,下次我可以自己行动的


,日向君就去找喜欢的人采集吧,不必照顾我这种人。”

“笨蛋,又说这种话,说了多少次了我是自己愿意才和你一起行动的,不要什么事怪到自己身上


。”

看着放大的日向君的脸我稍微吓到了,【果然还是敌不过日向君啊】,我悄悄叹了口气想着。

若是自己能单独行动那肯定比较好,可惜日向君却不给我这个机会,而且日向君意外的细心的很


,好几次我都有被发现的感觉。

不过我可不想在幸运还没发动之前就受到来自日向君的照顾。虽然那毫无疑问对我来说也是一种


极大的幸运。

“日向君,到了哦。”

望着这一片蔚蓝,我好几次都有感触,就如同小美人鱼渴望地上世界许久之后化作人形真的上岸


般,不真实。这真的是事情该发生的样子吗?平静的大海,平静的沙滩,平静的这座岛,如同暴


风雨即将来临之前的宁静一样。

我站在沙滩前拿着桶,看着日向君开始卖力的工作起来

夏风微微拂过,在这炎热的天气中带来一丝清爽。只不过也没多大的作用,额头上的汗还是不止


地渗了出来。但比起只在这里站着不动的我来说,日向君更辛苦。

“狛枝,挡住我视线了。”

不知不觉中我走到日向君的跟前,带着草帽的影子遮挡住了阳光,在日向君身上形成一片巨大的


黑影。

“……抱歉,我只是认为这样会好一点。”

“你可以去那边森林待着,就算是帮我大忙了。”

“……”

真沮丧。

连想帮忙的这念头都被日向君给否决掉了。只因为这孱弱的身体让我不能呆在太阳下太久,还让


日向君给我戴了顶草帽,明明他自己更需要。

想着想着我就走到了森林。

“……”狛枝,桶给我

不过说真的最近的天气都是这样,

“……”狛枝

只是因为夏天所以太阳都这么毒吗?

“……”狛枝,你有听见我在说话吗

以前似乎比这还好一点,难道是我的【幸运】在发作?还是说这也是不幸吗?

“……zhi”喂,狛

天气的炎热和我的耳朵是有什么牵连吗,那这样是否作为交换的幸运会比以往更加强烈呢?如果


是…

“狛枝凪斗!”

“呜哇!”

“诶哇!”

我吃惊的看着被我的声音而吓到的日向君。

“什么啊,日向君不要吓我啊.我怕我被吓得眼睛舌头都跳了出来又会把你给吓着。”

“你是左右田吗,哪里会变成那样………而且我才没有吓你,你没听见我在叫你吗??”

“嗯…日向君…有在叫我??……………啊哈哈,抱歉抱歉,不小心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

“想什么事情想得这么入神啊你,真是的,桶给我。”

呼,我心底暗暗舒了一口气。

真不知是不幸还是幸运呢,他没有发现。

我面带微笑,看着小心翼翼地将不多的贝壳装进桶里的日向君。

“嗯…还差挺多的。狛枝,我去远一点的地方捡,你就老实呆在这边采采花什么的吧,以防万一


……还有,不要随便乱跑。”

像是对小孩子说教一样日向君又补充了这么一句话。

“日向君要早点回来哦,我会在家做好饭等你回来的。”

“嗯,我出门了……喂,不对吧!怎么这么像新婚夫妇的台词啊!笨蛋!我走了!”

“啊哈哈。”

我笑着对离开的日向君默默的招手,嗯,果然日向君就是日向君。

然后,我转过身进入了森林,老老实实地准备收集花朵。

【既然日向君那么辛苦那我也一定得帮上忙才行!…不过说起来今天好像会涨潮吧,虽然兔美事


先告诉了但不知道日向君还记不记得……希望他那超高校级的冒失娘别发作就行。】

=====================

过了很久,我努力地采集到了许多花,用了我十二分的干劲,大概这些花能用很长时间吧。

【嗯,这样就差不多了。去找日向君吧。……不过话说回来,日向君跑到哪里去了?】

出了森林,外面的沙滩却犹如地狱般,太阳依旧是高挂在天空毫不吝啬的将热量传送到地上,比刚才还更加炎热。

【啊…好热,得赶快找到日向君才行,潮…应该也退了吧。】

我摘下草帽扇了扇,试图驱走这份炎热。

即使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我还是努力到了海边,却发现了被海水和沙子混在一起撒了一地的贝壳。


【什么……该不会!!】

一丝不好的可能性浮现在我脑海中,我急着四处寻找日向君的身影,并大喊着

“日向君!你在哪里?”

“日向君!回答我!”

“日向君!!”

“日向君!!!”

然而没有一丝回应。

【可恶,太热了视线看不清楚海面上有没有日向君!】

“日向君!!”

一股风将我手中紧攥的草帽吹走了,我试图抓住它,但最终还是落在了海面上。

【啧。…………等等,那是?!】

就在草帽飘落地方的旁边,好像隐隐约约能看见有什么物体。

【只能赌一把了。】

于是我快速地将身上的衣物脱掉,跳入海里,潜入水中,朝着草帽的方向前进。

【日向君,你一定要没事啊!!】

我拼命地游向那个地方,然后顺利的抓住了没有意识的日向君。

【日向君!!!必须得把他带到岸边才行。啧,这什么鬼天气,海水也变热了。视野……不行,


渐渐看不清了,可恶,就算是只有日向君,也必须要保护他的安全。】

由于身上多了一个人,我的力气也渐渐减小,但是离岸边不远了,于是我咬紧牙关,使出了这辈


子所有的力气往前冲。

【快到了!!好,……!!什么!腿抽筋了!这种时候!?……不行,先得把日向君送上岸,等等,好像有什么声音来了,这个是……涨潮?!刚刚居然没听到……可恶,雪上加霜。等等,顺利的话也许可以。】

潮水声在越来越大声,于是我瞄准了时机,将日向君往岸上推!

【成功了!!不过我自己……好像…没那么好运了。哈哈】

由于双腿的牵制,让我被卷进了潮水产生的漩涡中,无法呼吸,并一步一步将我推入了黑暗。

………………

………………

好热啊

好热啊

好热啊

………………

………………

隐隐约约,狛枝做了个梦。

梦中的他倒在地上,肚子被长枪开了一个大孔,四肢还布满伤痕,嘴上被贴了胶布,就算是连呻


吟也做不到,一片狼藉。

右耳中传进连连的爆炸震聋了他的耳朵,大脑一片嗡嗡嗡的声响。

【现在的状况和死人没什么差别了,嘛,反正也要结束了。】他想着,静静地等待着体力的流失,感受着心脏的缓慢跳动。

【……哈哈,烧起来了。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大家,是不会背叛我的期待的,除了那家伙。】

【终于…………呼吸…难受,啊啊,好困。……什么,走马…灯?………………为什么……是这预备学科,我…追求的……明明…只有……】

最后随着被火焰吞噬殆尽,画面陷入无限的黑暗当中。

………………

………………

………………

………………


“狛…”

“狛枝……”

“狛枝。”

【……好像有声音在叫我,是谁呢……】

“……”

我努力的睁开了双眼转过头,便看到了在一旁闭着眼双手做祷告的日向君。

【啊..是日向君啊…………哈哈,果然我是走运的呢。日向君……】

我移动着自己有些虚脱的手指,轻轻地碰了碰日向君。而日向君像是注意到了一样,抬起头睁开眼看着我,张开了嘴。

“狛…狛枝!”

就在我想清楚地看看日向君的脸的瞬间,突然身体像是触电般地对我的大脑发出了警告,脑海里瞬间浮现了许多记忆的片段。

【黑白熊】

【互相残杀】

【学级裁判】

【希望】

【机密文件】

最后,画面定格在了那一页,


"日向君是,预备学科。"


记忆被论破了。


评论
热度(27)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