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卷黑】傻子 2

用word复制过来,没想到间距这么大。


2

 

“所以,你和卷毛吵架了,然后跑我这洗澡?”

 

k端着咖啡靠在门槛边,深深嗅了一下咖啡的浓香,喝了一口。

 

“啊。大概吧,电吹风在哪?”

 

穿着k的有点大的衣服和新内裤,纯黑一点也不介意地坐在沙发上擦头发,顺便吃了口桌上的糕点。

 

“…我给你拿。”

 

k放下咖啡捏了捏两眼之间,看纯黑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他只敢暗叹倒了大霉。

 

土匪进村啦…

 

“呼—呼—”(电吹风声)

 

纯黑坐在沙发上吹头发,k坐在单人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咖啡。

 

“那你今天是要在这里过夜吗?”

 

“啊。也不用特地让我睡床,我睡沙发就行。”

 

我也没想让你睡床。k默默地喝了口咖啡。

 

“那个,你和卷毛,到底怎么了。夫…夫之间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合吗。”

 

“也没什么,就是他一直想着让他养我让他养我,我不爽,就闹了。”

 

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k又喝了一口咖啡。

 

“那你们什么时候和好,你总不可能一直在我这边待下去吧。”

 

“不知道,如果你不让我住我就去别家住,再不行旅馆也可以。”

 

动真格的?k继续喝咖啡。

 

谈话结束,客厅只剩下电吹风在作响。

 

“呼—呼—”

 

“纯黑,听得见吗?”k降低了音量。

 

“呼—呼—”

 

听不见啊。k舔了舔嘴唇。

 

“人们都说,热恋中的情侣是没有脑子的,不可理喻,也就是傻子。”

 

“呼—呼—”

 

“纯黑,你是吗?”

 

“呼—呼—”

 

k刚想再喝口咖啡时发现已经喝完了,他大声说道“纯黑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弄点东西吃。”

 

“随便——”

 

k拿着咖啡离开了。

 

 

————————

“吃方便面啊,还海鲜味,没有牛肉味的吗。”

 

“靠,有你一份吃就不错了,还挑这么多。”

 

“那你刚才还问我吃什么。”

 

“打开冰箱我才知道家里没菜了。”

 

“切,还不如叫外卖呢。”

 

“吃你的吧!”

————————

 

—晚上—

 

k拿了毛毯给纯黑,他挑挑眉“真睡沙发?”

 

“不然呢,你又不给我睡床。”

 

“……两人挤挤?”

 

“算了吧。”

 

纯黑摇头,瞥了眼桌面。k顺着他的眼神,看到了桌上的手机。

 

“怎么,卷毛没给你打电话?”

 

“关机了。”

 

真绝。k默默在心底佩服纯黑,顺便给卷毛点蜡。

 

“那,晚安?”

 

“晚安。”

 

看着纯黑把头窝进沙发内,双腿曲着,身上就盖着一层毛毯。k莫名觉得纯黑有些可怜,又想了想,反正还没到冬天,应该不会着凉吧。

 

k回房,往阳台走去。

 

今天天气挺不错,云层厚厚地飘在月亮旁,月亮依旧高高在上地挂在夜空上,闪着明光。

 

站在阳台吹了一会晚风,突然口袋有了振动。

 

“喂,卷毛啊”

 

“k,纯黑是不是在你那边?”

 

k往客厅飘了眼,“在呢,现在在睡觉。”

 

“哦…他,没事吧?”

 

“呵,那可是纯黑,能有什么事。”k换了个姿势,背靠着阳台。

 

“倒是你,你们小两口到底怎么了,问纯黑他又不说明白。”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卷毛把早上的经过大致的说了下。

 

“啥,意思就是纯黑接了太多单子你不让纯黑接这么多单子纯黑偏要接这么多单子然后你们就闹了?”

 

“嗯……可以这么说吧。”

 

卷毛顿了一会。

 

“我啊只是搞不懂为什么他要这么拼命赚钱,赚钱赚到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肯好好爱惜。

 

“而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出差回来都能看见他对着电脑,脸上那么深的黑眼圈,还有一大堆的快餐盒。

 

“我希望他可以不要这么拼命,我也可以赚钱啊。但是他就是不听我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默默听完卷毛的话,k抬头望了眼月亮,月亮就在那里,闪着光,但是太远了,抓不住。

呼地晚风一吹,吹散了云层,露出了旁边点点星星。

 

“卷毛,你明天和纯黑好好谈一下好了。”

 

“你们的问题嘛,也不是太复杂。要我说就是,纯黑也有他自己的骄傲。”

 

“我想纯黑那么聪明的人,也是明白的。”

 

“所以谈一下就行了。哦还有,记得你们夫夫吵架别再叨扰到我这个孤家寡人了。狗粮吃太多,伤不起。”

 

“哦,那我明天去你家接他。”

 

“行,就这样。挂了啊,拜。”

 

“拜拜。”

 

k离开了阳台。

 

卷毛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点了一根,再深吸了口,慢慢吐出烟圈,剩下的烟头扔在脚下碾了碾。从k家楼下口离开了。

 

地上一堆烟头。

 

k离开阳台后往客厅走,客厅暗的很,他叫了一声纯黑,发现没人理,就开了夜灯。他走到纯黑睡着的沙发前,纯黑不知什么时候正着身睡,单手放在肚子上,身上盖着的毛毯也滑到地上去了。

 

这么大人了还踢被子。k在心中嗤笑,刚想把毯子盖回纯黑身上时,眼神有意无意地飘到纯黑脸上。

 

纯黑的皮肤很白,介于病态于健康之间的白。可能因为天天对电脑通宵,眼底有着明显的青色,但尽管如此他的皮肤却出奇的好,脸上没有长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纯黑长的帅,这是大家公认的,这么好看的人在自己面前睡觉而且毫无防备。k暗下眼眸,手指轻轻抚在了纯黑嘴唇上。

 

软的。

 

他又嗤笑一声,人的嘴都是软的,自己傻了不成。

 

但是...


慢慢地,k慢慢地伏下了身子,头慢慢地靠近……

 

“啧”

 

我在想什么啊。k发出小小的咂嘴声,把毛毯给纯黑盖了上去,一边挠着头一边离开。

 

思春了思春了,是时候找个伴了,孤家寡人的时间也够久了啊。

 

“啪叽”(关灯声)

 

客厅再度暗了下来,夜晚笼罩着一切。

 


评论
热度(4)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