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卷黑】傻子 3

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额

3

 

“唧唧喳喳,唧唧喳喳”

 

即使是市区里鸟也不少,k站在厨房里泡了杯牛奶,伸了个懒腰。他拿着牛奶走到客厅,发现原本躺在沙发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坐起来了。

 

“醒啦。”

 

“嗯。”

 

简单地打过招呼后纯黑到k房间借厕所。

 

“牙刷和毛巾都是新的,你用完最好带走。”

 

“哦。”

 

“你怎这么早起床,我以为你这样的夜猫子都中午起床。”

 

“认床。”

 

“哦。”

 

“……”

 

“干嘛一直盯着我。”

 

“不是,只是觉得你这头发可不是一般地翘啊。”

 

k小饮了口牛奶,看着纯黑翘到天际的头发,想着要不要拍个照片发说说。

 

“刷——”门被关上了。

 

被看透了?k喝了口牛奶压压惊。

 

“我买了包子油条和豆浆,在厨房里。”

 

隔着门k说道,里面也模模糊糊地回了句哦。

 

走到厨房k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剥了个茶叶蛋,顺手给卷毛发了条短信。

 

【他醒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吃完茶叶蛋,短信发过来了。

 

【那我现在过去。他这么早就起床了???】

 

【他说他认床】

 

【哦】

 

k开始对油条进攻,纯黑刚好从厕所出来了,他拉开椅子坐在k对面,挑了个馒头配着豆浆吃。

 

“你家不吃粥的吗。”

 

“嗯?吃啊,不过我图着方便就没买了。怎么了?”

 

“…吃粥养胃。”

 

“啊,好像你有说过你以前胃不怎么好吧?不过你竟然会关心这个?…卷毛说的吧。”

 

纯黑默默地吃了口馒头,不说话。

 

气氛一下子陷入尴尬,k快速地把牛奶喝完,道“你慢慢吃,我去把毯子收一下。”

 

“为什么要收?我不定今天还要睡…你这么快就要赶我走了?”

 

糟糕,顺口。K想了想,也没什么好瞒的。“额,待会有人来接你。”

 

“哦~”

 

纯黑喝了口豆浆

 

“他昨天打电话来,我本想告诉你的,不过你睡着了。”

 

“哦~”

 

纯黑吃了口馒头。

 

k见纯黑也没表示什么,默默地离开,一边收拾毯子一边腹诽,我一个孤家寡人还要做你俩夫夫的调剂人容易吗我。

 

刚好门铃响了,k嗖地一下去开门,迎面果然是卷毛这个傻大个。

 

“纯黑呢?”

 

“在厨房吃早餐。”

 

卷毛点点头,脱了鞋子就往厨房里钻,k看着卷毛一副亟不可待的样子心中吐槽道,坐飞机来的吧这么快。

 

卷毛一进厨房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一脸平静地在那边吃馒头,他没有说话,在纯黑旁边剥了颗茶叶蛋,送到他嘴边。

 

纯黑瞥了一眼茶叶蛋,嫌弃地吃了一口。

 

然而卷毛心中却是炸满了烟花。(差不多蜘蛛纸牌那种程度)

 

就这样,一口馒头一口茶叶蛋一口豆浆,纯黑的早餐就这么结束了。

 

纯黑来到水池旁边,卷毛也一刻不离地跟了过去。纯黑洗了手,卷毛就把旁边的纸巾递过去,等他擦完手,擦完嘴,就接过扔到垃圾桶。

 

等全部完事以后,卷毛突然猛烈地把纯黑按在流理台上猛亲,使劲地啃咬着。纯黑没有拒绝,半推半就地双手架在他脖子上。卷毛感到鼓舞,顿时一阵冲动就要把纯黑的腿掰开…

 

“够了啊,这里是别人家。”纯黑推开卷毛,擦了擦口水,唇上一片红润,有明显被啃咬过的痕迹。

 

而在一旁目睹一切的k已经闪瞎了狗眼。

 

谢谢你们还知道这是我家啊。

 

“额,那啥,不好意思啊k。”

 

“没事。”已经呆住的k摇了摇头。

 

“纯黑,我们回家?”卷毛低着头,眼中满是期盼。

 

“好。”

 

纯黑点头,卷毛立马开心的笑了出来。

 

“k,再见咯~”

 

“拜。”

 

“…拜”

 

k迷茫地和他们道了别,突然想起来纯黑牙刷毛巾还没带走,跑到卫生间一看,牙刷毛巾不见了。他疑了一会,在垃圾桶找到了它们。

 

“……”他不会是知道了吧…

 

今天一天k恐怕都要在惊慌中度过了。

 

————————

夜猫子不仅认床,还认主的。

————————

评论(2)
热度(5)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