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卷黑】傻子 4(完)

傻子:1  2  3


4


—公交车上—


“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拟公交车)


纯黑坐在公交车上往窗外望去,现在不是上班高峰期,车上人不多,座位都没有占满。


“你今天没有上班?”纯黑问了句。


“出差回来,公司放我几天假。”


“哦。”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k家和卷毛家真的不近,坐公交还要十几个站,起码有半小时左右的车程,早上卷毛还是打的才来那么快的。


纯黑靠着车窗闭眼,卷毛上下盯了纯黑一会,才发现有什么地方奇怪。


“你,换衣服了?k的?”


“啊,嗯。”纯黑也才反应过来,啊遭了,衣服忘记带回来了,大概还在k家阳台晒着。


“内,内裤也是?”卷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活生生受到了类似女友看见男友出轨程度般的震惊。


“白痴,想什么呢,新的,我才不会穿别人用过的内裤。”


纯黑看到卷毛一脸白痴像忍不住打了他一下。然而卷毛也仅仅是悄悄缓和了震惊,脸上的愤懑并没有完全褪去。自己的男友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什么的,是男人谁都忍不住吧!


纯黑看向他一脸无语,拿出手机自己在那边玩去了。


煎熬的半个多小时终于过去,卷毛一下车就想要快走,然而纯黑却是懒散懒散地走着,一会看看天一会看看地,好像从来没见过似的。


卷毛着急却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好不容易到家,卷毛马上掏出自己的衣服给纯黑。


“换这个!”


“你有病吧。”


卷毛一脸不甘心地看着被打翻在地上的衣服,看着纯黑身上的衣服嫉妒之火仿佛要在上面烧出洞来。


“…拿来吧,还有浴巾,我去洗澡。”纯黑无奈地吐出气,看卷毛又笑的一脸白痴样,自己也不自觉地翘起嘴角。


“哗啦啦——”(洗澡声)


“刷——”(门开声)


看着纯黑穿着大了好几号的自己的衣服出来,卷毛忍不住双眼放精光。


纯黑擦着头发出来,卷毛二话不说狗腿地接替下这项工作。


卷毛站在床前替纯黑擦头发,纯黑坐在床上别着腿,身体向前倾。


“纯黑,”卷毛开口“昨天跟k讲了一会,k说我该和你好好谈谈的。”


“我自己也想了会,其实吧,我也没那么讨厌你要去赚钱的,只是我希望在你不要这么拼命,钱嘛总会有的,我也可以赚,而且我们也不是很缺钱。


我希望你在赚钱之前可以先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健康,你不是说赚钱养老吗,但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你怎么养老呢对吧,


你说有钱不赚是傻子,可我觉得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的人更是傻子,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是。


你叫我不要多管闲事,可这是你的事啊,怎么可能是闲事。”


“所以啊纯黑,我都告诉你我在想什么了,你也告诉我呗。”


“不要生气了,嗯?”


卷毛的嗓音很有魔力,那是厚重的,富有磁性的,当他话多起来时,连起来的字甚至可以穿透人心。


至少这对纯黑很有用。


卷毛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床,他把纯黑揽在怀里,擦头发的动作没有停下,把脸朝纯黑颈间埋了埋。


“我知道。”


卷毛没有说话,等待纯黑的下文。


“我也不是那么爱赚钱,只是我又不喜欢出去,天天待在家被你养着感觉自己是的吃白饭一样。


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本来希望能赚多少是多少,但现在我有能力多赚钱了,我就想能多赚就多赚,谁会嫌钱多啊。”


“而且你又说了那种话,我就感觉自己被否定了,所以说了些气话。”


“我没有生气,从头到尾,我都是在气我自己。”


卷毛内心一时五味杂陈,那是惊与喜交杂在一起的感觉。喜是因为纯黑头一次袒露了自己的真心,第一次说出这种话,惊是原来纯黑是这样看自己,他原来一直在烦恼这些问题。


卷毛有种想落泪的冲动,感觉就像自家有儿初长成,但毕竟两人之间是情侣关系,这种落泪冲动马上转化为下身的冲动,卷毛实在是忍不住,把纯黑压在了身下。


“纯黑纯黑纯黑。”


卷毛埋在他的脖颈间不住呼喊,亲吻着,双手也伸进纯黑的衣服里。因为衣服是自己的比纯黑大了几个码的所以特别容易在里面为所欲为,而且裤子因为太过宽大轻轻一扒就扒了下来。


“混蛋,你是兔子吗,一年四季都发情。”


“不,我是大灰狼,是马上就要把你吃点的大灰狼!”


“呃,嗯,你他喵轻点…”


“太久没做了,里面好紧…”


“嗯…啊…!”


…………


现在还是中午,因为某个人的疯狂加上禁欲过久,两人从早一直做到了晚。


“好累,放我睡觉…”


“先等等,起来先吃点东西,不然明天起来会饿死的。”


“饿死就饿死吧,睡觉为大,快点陪我睡,这几天一直没睡饱,困死我了。”


“哦好。”


卷毛听话地又躺回去,揽着纯黑让他枕在自己手臂上。


纯黑懒懒地动了几下,马上睡去了。



【人们都说,热恋中的情侣是没有脑子的,不可理喻,也就是傻子。】


【纯黑,你是吗?】


为了这个人,我恐怕早就成傻子了。


纯黑打了个哈欠,最后依偎在卷毛怀里碎碎念。



—完—


后记:


纯黑:嘿,傻子

卷毛:傻子骂谁?

纯黑:傻子骂你

卷毛:哈哈哈你个大傻子

纯黑:你再说一遍?:)

卷毛:我个大傻子



卷黑一生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留个言呗。


评论(3)
热度(8)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