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文野 福泽x乱步】闲

「啊,好闲啊」

乱步坐在桌子上摇晃着双腿,眯着着眼睛大声向在场的所有人抱怨

「乱步桑,要吃糖吗?」

贤治抱着箱子从口袋掏出一个糖果,乱步接过没有马上吃,放在一边不满地撅了撅嘴。

「乱步桑,这里有个数独您要不要拿去打发一下时间?」国木田拿着一张报纸给乱步,乱步接过稍微瞄了一眼刷刷刷地就做完还给国木田。
国木田消沉地离开了。(他还觉得这有挺有难度的)

「好闲~」

乱步挥舞着手臂继续不满道,侦探社的其他人已经见惯不见怪了,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

乱步看没人理自己,继续撒性子摇晃着踢桌子。

「闲,好闲啊!」

「觉得很闲吗?」

社长!全员都为福泽突然的到来吓了一跳,先是给乱步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后马上拉开门全溜走了。而乱步马上停止乱踢,双手放在膝盖上老老实实地坐在桌上。

福泽一步一步地走到乱步跟前。

「很闲吗?」福泽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乱步不敢看福泽,往身后缩了缩。

「啊…」秉持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撒个娇再说的乱步看到福泽拿起桌上的糖就是拆开吃进嘴里,有些没反应过来,突然嘴上一软,自家社长放大的帅脸就紧贴着自己,嘴里还滑进了一个软软和硬硬的东西。

糖…

福泽的舌头卷着糖果伸进乱步的嘴里,甜味瞬间扩散。乱步抓住福泽的衣襟畏畏缩缩地接住开始融化的糖果,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分不清谁的唾液更有甜味,只是一个劲地都吞进肚子里。

社长的嘴,好温暖…

乱步有些沉浸在这份甜蜜与柔软交织的现实中,两人分开后依旧气喘喘地趴在福泽的胸前,不肯放开手。

「还咸吗?」

「不…不闲了…」

抱着福泽的乱步瞬间感到充实。

在门外偷看的其他社员的内心:不愧是社长!

评论
热度(19)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