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文2

"Isak。"

Isak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锁上柜门,发现Sana正朝他走来。

"Hei,Sana。"

"你昨天的资料查了吗?"

"查好了,都存进去了。"Isak指了指包里的电脑。

距离他和Even在一起后已经过了快半年了,他光荣地从二年级升上三年级,和这位穆斯林同学恰好又分在一个班,继续第二年的同桌。而Even也光荣地成为了毕业生的一员。

Even毕业的时候俩人也没多大伤感,他们依旧住在一起,唯一值得可惜的是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

美名其曰为了不留遗憾,Even当时近乎发病状态带着Isak跑到某间没人的教室进行了一场刺激的,疯狂的,胆战心惊的运动,给Isak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也成功地让Isak把对他的不舍给消灭了。

这疯子还是早毕业的好。

但每每回忆起当时的情景Isak脚微微发软,耳朵也止不住地涨红。

"Isak,你在听我说话吗。"

Sana一脸奇怪看向红着耳朵的Isak,说话说一半这人就红了耳朵是怎么回事。她的眼神锐利如刀,看得Isak差点想举手投降。

"啊,啊,没,没什么,没什么。我,我先去教室等你。"

Isak摆了摆手,落荒而逃。

看着远去的背影,Sana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么明显,大概是因为那家伙。

……
……
……

男教师踱步在教室中讲课,一阵风吹过刮起了他头上的几根毛。Isak无聊地打了个哈切,转动手中的笔。黑笔穿梭在漂亮的指尖中,Isak一边想着Even一边在练习上选了个A。

"嘿,Isak你还没征求过我的意见。我觉得这应该选C。"

"拜托Sana,上次你和我意见不和的时候结果是我对了,这一次我敢肯定不会是C。"

Sana端正了姿态和他聊天,"哦是吗,但我认为你不可能次次都对,我依旧坚持我的意见。我们可以分开写。"

Isak翻了个白眼,"好吧好吧,那我们就一人选一项。"

"Isak,C。S…该死的。"Isak胡乱在一旁的角落画了画,笔没水了。

他掏了掏笔袋,抽出一把新黑笔并夹着一张纸。

看到纸的瞬间,他就有某种预感。

纸的里面是画,左半部分画着一个迷你Even躺在床上,上面写着这个世界的我。

右半部分是侧面图,迷你Even正压着迷你Isak在运动,旁边写着平行世界的我和你。底下写着几个大字,无论是哪个世界的我都在想你。

不知道该羞还是该怒,Isak飞快地对折纸塞进口袋,转头对旁边满眼笑意的Sana尴尬地笑了笑。

"你瞧,我拿了新的笔,我们可以继续了。"

Sana看着低头写东西的Isak,她看见他的眼里充满了愉悦,连嘴角也止不住地往上翘,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男友很爱你。"

补完要写的内容,Isak顿了一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脸上是说不尽的自豪感。

"我也这么觉得。"

评论(5)
热度(23)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