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弱弱地发一篇短文

有喜欢我会很高兴,谢谢。


"Even?"

慢慢转过身来的Isak朝着搂自己的腰的男人的嘴上啵了一口。额头抵着对方的,微微抬起眼皮看向那双如星辰般深邃的蓝眼睛,在对方说话前先提问了一句,

"感冒好了?"

"没,不过Isak,虽然我不讨厌你的占有欲但你还要把我锁在床上多久?要知道时间如金钱,我感觉我大把的克朗都被扔进垃圾桶了。"

"这跟我的占有欲没有一欧尔关系,亲爱的。再说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不该和我玩泳池play,还逞强在泳池里游一圈的。"

"哦,得了吧。"

Even逃避似地将自己深深埋进Isak的颈窝中,舌尖轻轻划过爱人的肌肤,还故意在上面亲吻发出啧啧响声,惹得Isak推了推他的肩膀。

"别闹,快来吃饭。"

"嗯?有什么好吃的?"

"鉴于你感冒了,我给你煮了点清淡的粥。"

看着Isak端上来的单单一碗粥,Even无奈地抽了抽嘴角,十分做作地将手背盖在眼上,另一只手还抓住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哦,不,不。你不能这么对我Isak。"

"是的我能,"Isak冷淡地带他到餐桌前,替他盛好粥,双手交叉抵着下巴"吃,吃完了回床上躺着。"

"你不吃吗?"

"我已经吃过面包了。现在的任务就是看着你把这些都给吃下去,然后你去睡觉,我去上学。"

"嗯…"Even挑了挑眉,望着唯一的早餐突然奸笑起来,像是一只捉到鸡的狐狸。

他指了指桌上还热乎的粥,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喂我。"

"请问?我不记得你的手断了?"

"我是病人,我觉得我应该行使一下病人应有的权利。更何况你是我的爱人,更应该满足我的愿望不是吗。何况是这种微小的请求?"

Even一副理所当然,环着手臂努了努嘴,指着粥。

Isak烦躁地从额头摸到嘴唇,"好吧好吧。"将位置移到离Even更近的地方,挖了一勺吹了吹,放到Even的嘴边。

"不不不,Isak你似乎搞错了什么,用嘴来喂我,用嘴。"

Even依然如高傲的天鹅用他那双迷人的蓝眼睛看向Isak,仿佛他所说的话十分合理。

得寸进尺的混蛋。

Isak翻了翻白眼,还是乖乖地将粥含入嘴里,向Even国王进贡。

"我先说好了只喂这一碗,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好啊。"

粥顺着名为舌头的桥梁缓缓从Isak一点一点地通入Even口中,双舌交缠共舞,发出令人耳红的水渍声。Even毫不介意地将对方所有传过来的东西一并吞入肚里,并且还继续向对方的领地进攻。他闭上眼睛感受味道,嗯,口水,胡萝卜,玉米,青菜,一点点的肉沫,哦,还有Isak的爱。

两人一直持续这样的吃饭方式,不过因为粥途中凉了Isak又去热了一次。

撒娇的Even实在难以抵挡。

Isak为自己没底线的行为再一次地进行唾弃。

评论(5)
热度(17)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