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终

卷黑一生爱,直到生命尽头也不放开他们。
爱他们爱到心都融化了。

三次本命卷黑
二次本命狛枝和临也

【evak】一只文章

1.后续不定,就算有,也应该会花几个月几年的时间,请当做没有后续。
2.也就这种程度
3.如果你喜欢,我会很高兴。

妖娆。
这是Even在酒吧第一次看见Isak所留下的印象,

他每一次上抬的双手,会使那隐藏在白衬衫的腰部诱惑着你上前抚摸,
每一次腰部的扭动,会让那被包围在牛仔裤下的臀部勾引你上前深入,
每一次向前的顶胯,加上微微张开嘴中透露的一点艳红舌头,以及不时瞟过带着魅色的眼神,会令你想犯罪的欲望加到最深,恨不得上前将那人狠狠压在身下狂艹,让他哭爹喊娘心中只有自己一个。

昏暗的舞台灯照在每个人的身上,但Even觉得只有Isak所处的位置最为明亮,仿佛他是一轮明月,所有人都只不过是他的陪衬,只为突出他的存在。

一眼误终生。

我想我已经迷上他了。

Even愉快地吹了声口哨,饮尽手中的鸡尾酒,解开衬衫最顶上的两个扣子,嘴角挂着迷人的微笑,越过人群,直奔Isak。

我要得到他。

Even一边随着人群流动,一边找好时机,趁Isak与他人更换舞伴的同时,大手一拦,将人带入怀中,一手放在他腰间,一手抓住他手掌放在嘴边一吻手指,问道

"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与你一同共舞?"

"oh,oh,当然可以。"

Isak有些受到惊吓地抬头看着他,他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发现很轻松就挣扎开来了。他悄悄放松了心,因为视线的缘故他辨不清Even的眉眼,也看不见他眼中满满的精打细算。反倒是Even可以看清Isak脸上的红晕,如同一只小鹿斑比,那小尖鼻子恨不得让人上前去咬一口。

嘿,嘿,Even Bech Næsheim,做个绅士。不要让你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因只见了一次面的小男孩崩塌。

Even一边暗暗为自己加油鼓劲,一边拉着Isak在舞池里转了起来,他迫使Isak将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又在Even的带动下,两人随意地开始摇摆。

"我是Even Bech Næsheim,你可以叫我Even。"

"额,我是Isak Valtersen,叫我Isak就行。"

在Even微笑的注视下,Isak也不得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到了一丝丝压迫感。

"Isak,Isak。真是个好名字。Isak是第一次来这里?"

"嗯。"

"啊,你不需要绷地那么紧,我明白。刚来这里会有些紧张是应该的,像我也是来了好几次才适应了这里呢。你一个人?"

"不,有同伴,但我们似乎是走散了。"

哦~落单的小可爱。

Even缓缓勾起了嘴角,

好机会。

评论(1)
热度(11)

© 初终 | Powered by LOFTER